666彩票|666彩票平台|666彩票官网

您现在的位置是:666彩票 > 化妆品 >

卖胶卷的富士还记得吗?现在它已卖起了化妆品

发布时间:2020-03-11编辑:admin

      在数码相机还没有诞生之前,美国的柯达与日本的富士胶卷是世界两大胶卷生产商。

      而现在,随着数码相机、智能手机的连番冲击,它们早已沦为明日黄花,只能在我们的记忆中,偶尔晃荡一下。

      在柯达2012年申请破产保护,逐渐淡出大众视野以后,富士却绝地反击,开发化妆品、涉足健康产业,把自己活成了年入千亿的巨头。

      根据富士胶片集团于2019年5月8日发布2018财年财务报告,公司全年(2018年4月1日–2019年3月31日)实现销售收入219.05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约1530亿元;营业利润18.90亿美元,折合人民币约133亿元。

      巴顿将军有句著名的名言: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,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,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。

      也正因为如此,才更加让人想知道,富士是如何完成绝地反击,实现枯木逢春的?

      很多人都知道柯达是胶片影像业的巨头,但鲜为人知的是,它也是数码相机的发明者。然而,这个掘了胶片影像业坟墓、让众多企业迅速发展壮大的发明,在柯达却被束之高阁了。

      的确,虽然柯达的工程师在1978年获得了第一台数码相机的专利,但也许是因为它危及了柯达公司的胶卷业务,最终被柯达给忽视。

      因此,当像索尼这样的公司在20世纪80年代早期推出第一批民用数码相机时,柯达仍然坚定地拒绝冒险涉足数码。

      2003年,面对世界彩色胶片市场受到数码技术冲击,迅速下滑的窘境。时任CEO古森重隆丝毫没有迷恋胶卷业务过去的辉煌,而是在这一业务大幅裁员5000人,并制定出“四象限战略”——

      用现有技术巩固现有市场,开发新技术应用于现有市场,将现有技术应用于新市场,研究新技术开拓新市场。

      依托于既有技术,富士最终选择生物医药、化妆品、高性能材料等成长可能性较大的领域,并在数码影像行业、光学元器件行业、高性能材料行业、印刷系统行业、文件处理行业、医疗生命科学等行业进行转型及开拓,并取得了卓越的成就。

      根据富士集团此前发布的财务报告,影像业务领域在前三季度的业绩中营收27.37亿美元,营业利润4.32亿美元,业务营收占比不及17%。

      混沌大学创办人李善友曾经说过:一个企业无论多优秀、多了不起,一个产品无论多辉煌、有多少用户,很遗憾,都会遭遇极限点。

      稳定的线性增长:是指在原有曲线里面,沿着原有的技术、产品、行业、市场渐进性地增长。

      它是一条S型曲线,暗合了⾏业从诞⽣、发展、成熟到衰亡的过程。可以用“⼀线、两点、三阶段”进⾏概述:

      在很稳定的竞争环境中,沿着第⼀曲线持续改善,是最好的⽅式。然而市场却不会总如你所愿,永远平静无波。

      极限点是不可避免的,更痛苦的是,当极限点来到的时候,失速点也来到了,非常奇怪,你的极限点同时是你的失速点。

      这个问题的答案,保罗·纽恩斯与提姆·布锐恩,已经在其所著的《跨越S曲线》一书中给出:

      所谓基业常青,并不是在一条曲线里面把它拉得非常长、非常陡,所谓基业常青,是你能够一次又一次地跨越第二条曲线。

      第二曲线式增长,并不是在原有曲线里连续性地进步,而是非连续性地跳到第二曲线里。并且,只有这种增长能带来十倍速的增长。

      被颠覆性技术理念首创者克里斯坦森,就曾经提出过“创新者的窘境”这一概念,如今,它已几乎成为一个定理。

      那就是:当第一曲线的主流玩家面临非连续性的时候,通常不能转移到第二曲线。

      显然,柯达就遭遇了第一曲线极限点,并且在面临第一曲线的非连续性的时候,没有成功的转移到第二曲线。

      在第一曲线的成功上待了太久,失去了对于第一曲线极限点的感知与向第二曲线跨越的意愿,是很多企业难以跨越第二曲线的原因。

      可是,富士是怎样洞悉第一曲线的极限点,并成功跨越第一曲线与第二曲线之间的鸿沟的?

      查尔斯·汉迪曾在其所著的《第二曲线》一书中这样写道:“人人都知道第二曲线是很重要的,但是有一个关键要点,第二曲线必须在第一曲线到达巅峰之前,就要开始第二曲线。”

      梁宁曾在她的《增长思维30讲》中,提出生态位理论,她指出:找准自己的生态位,就是找准自己与他人的错位优势,让自己成为这一生态位的强势者。

      在诺基亚被卖掉的记者招待会上,诺基亚时任CEO说了一句话:我们并没有做错什么,但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输了。

      诺基亚并不是什么都没有做错,它与柯达一样,虽然成为了自己生态位的强者,但它却忽视了自身所处的生态,是否还有可以让它发展下去的基石。

      显然,富士做对的第一点,就是一直都在像探索外太空可居住星球一样,去寻找自身可生存下来的生态环境。

      富士一直恪守一个重要原则,就是在原有的技术基础上,利用既有资源优势来拓展自己的业务,即采取扩展复印机、数码相机、电子部件电子材料等周边应用领域来实现事业和产品的多元化。

      1936年生产出X光胶片;1983年销售富士计算机放射成像系统,1999年推出数字医学影像管理平台……

      2006年,富士就将原有的尖端核心技术、有机合成化学、先进打印材料和生命科学研究所整合为“富士胶片先进研究所”,并以此为创新基地,进行跨行业的技术研发。

      正是因为有此前一系列对于全新生态的探索与未雨绸缪,富士在陷入增长困境的时候,能够有底气及时果断地收缩胶片业务,将目光投向已有研发类别以外的新药物开发。

      柯达在2012 年申请破产保护以后,又在 2013 年重新融资上市,退出了破产保护。

      它在 2016 年重新启用了更具标识性的经典 logo ,出了杂志、分别与两大快时尚品牌 H&M 和 Forever 21 推出了联名服饰、和滑板品牌 girlskateboards 出了联名滑板、和儿童玩具品牌 Cra-Z-Art 合作开发了世界上最大的一个拼图,还勾搭上了精酿啤酒品牌“角头鲨 Dogfish Head”,推出一款可饮用、也可以用来冲洗胶片的 Super Eight 啤酒。

      最近柯达还寻找合作伙伴代工,“贴牌生产”推出了 U 盘、固态硬盘和充电器等产品。但这些都不是柯达自己研发的,而是授权给不同的厂商生产。

      这也就正是问题所在,柯达在该转型的时候故步自封,又在转型后完全丢掉了自己多年来积累的优势。这让它的转型注定如一个个烟花,一次次灿烂,然后又迅速归于虚无。

      找到第二增长曲线的有效方式,是聚焦第一曲线的某一个要素,把第一要素拆到最小单元,看一下哪一个要素能够实现十倍速的增长,然后把全部资源投入到单一要素上,把它变为第二曲线的全部。

      用《精益创业》一书提到的说法简单说来就是:重新聚焦在以前产品的一个功能上,把它放大为一个整体。

      富士之所以能够实现从第一曲线到第二曲线的跨越,正是因为它的一系列转型,都重新聚焦在了以前产品的核心功能上,然后把它进行了放大。

      艾诗缇核心卖点,源于富士研究人员在研究中发现,一项用来防止胶卷褪色的抗氧化技术,也可以运用在化妆品的研发中,对人体肌肤起到延缓衰老的功效。

      并且,化妆品从学科上属于高分子化学,而富士在此方面恰好有经年累月的技术沉淀。因此,富士创新性的将纳米技术应用于护肤品中,在胶原蛋白、纳米、抗氧化等领域,通过独特技术从而不断研发出护肤品力作。

      查理·芒格说过,取胜的系统在最大化单一要素和最小化其他要素上,走到“近乎荒谬的极端”。

      因此,哪怕想要在另一个生态立足,也不一定需要完全丢掉自己积累多年的优势。

      围绕核心技术的革新,使得富士可以成为一家多元化的技术导向型创新企业。防晒霜、抗病毒药、阿尔茨海默药、内窥镜、彩超机……富士的诸多产品,甚至都已成为不同行业的中坚力量。

      今年年底,在素有“东方设计奥斯卡奖”之称的亚洲地区最具权威性及影响力设计奖项——日本优良设计大奖(Good Design Award)颁奖典礼上,富士胶卷凭借其产品:结核快速诊断工具,荣获2019年的全场大奖。被誉为拯救万千生命的设计。

      因此,判断公司是否到达极限点,或者即将到达极限点,似乎变成了大公司CEO最重要的任务。

      既然极限点不可避免,我们所能做的,只能是时刻准备、未雨绸缪。去拥抱极限点,并在它到来以前,做出对自己最有利的决策与准备。

      没有一一劳永逸的发展方式,只有对第二曲线的不断跨越。因此,要时刻对于自身所处的生态环境,有清醒的认知。

      “分形学”说,整体的任何一个部分,如果进去了,都是完整的世界。在分形学的含义里,没有大、没有小,进到任何一个小的地方,都是完整的世界。

      有关实现第二曲线增长的理论还有很多,富士案例中体现出来的,也只是冰山一角。

      期待您加入36氪官方创始人社群EClub,链接有价值的创业者与投资人,让创业更简单!详情请戳。